位置: am亚美 > am亚美新闻 >

温柔之歌里有女性的困境

  • 发布时间:2020-01-30 09:20   来源:am亚美

温柔之歌里有女性的困境

 
 

温柔之歌里有女性的困境

 
 

温柔之歌里有女性的困境

 
杨庆祥  

温柔之歌里有女性的困境

 
张悦然  

温柔之歌里有女性的困境

 
蕾拉·斯利玛尼  

温柔之歌里有女性的困境

 
袁筱一  

法国龚古尔奖获奖作家蕾拉·斯利玛尼近日携新书《温柔之歌》访问中国,本书描写了一个亚美国际娱乐保姆与一个中产家庭发生的关联与悲剧。无独有偶,中国作家张悦然在她的小说《天鹅旅馆》中,也讲了一个保姆的故事,只不过,两个故事几乎是“反向而行”。近日,蕾拉与张悦然,批评家杨庆祥以及本书的译者袁筱一围绕《当代女性面临的诱惑、困境与突围》展开讨论。

保姆

袁筱一:首先有请蕾拉谈谈她的书《温柔之歌》。

蕾拉·斯利玛尼:有关《温柔之歌》这本书,我主要想写的一个人物就是保姆这个角色。我小时候在摩洛哥生活,在摩洛哥家中有一位照看我的保姆,那个保姆阿姨和我在一起生活了很多年,然后我从小就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有这样的一个人生活在我的家中,和我住在一起。我小时候觉得这个关系实在是难以叙说,她就像我的家人,她又不是我的家人。我曾经问过我的父母,她到底在家里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我的爸爸妈妈也讲的支支吾吾,但是我知道她在家里确实是很重要的角色。

我30岁的时候,我也有了孩子,我也想给自己的孩子找一个保姆,我第一次坐下来和那个保姆面试的时候我突然觉得,那个时刻真的好奇怪,我竟然也到了想要给我的孩子找一个保姆的时候。

我在这本书里面描写的女主人公和她的丈夫是住在巴黎的一对夫妇,他们也主动找到了保姆,这个保姆叫做路易丝,这个保姆看起来实在是太完美了,可以做一切的事情,让这对夫妇很满意,大大小小事情都交给保姆做了,这样的情况下又会出现怎样的故事呢?这个想象对于我来说实在是太疯狂了。

袁筱一:《温柔之歌》是一个保姆的题材,在中国文学当中,无论是男性作家还是女性作家,以保姆为主题的小说应该说并不多,张悦然去年写过一个小说也是关于保姆的,我也想请张悦然老师谈一下对《温柔之歌》的感受。

张悦然:我在写《天鹅旅馆》中篇小说的时候,并没有读到《温柔之歌》,后来写完那个小说不久以后就拿到了《温柔之歌》预读本。我觉得很有意思,这两个小说有呼应的关系,他们背后也反映出了中国和法国特别不一样的国情以及他们不一样的社会问题,比对着去读的话会觉得很有意思。

我先说说《温柔之歌》,这是一个非常简洁有力的故事,坦白说,法国文学,尤其是近一些年的法国文学,其实我们看到的是非常繁复、多样的,有一些时候甚至是晦涩的。但我相信无论对于任何一个读者来说,《温柔之歌》都是可以直击内心的,它有非常简洁有力的语言,有非常凝聚的主题,同时又非常有力量,但是又不失复杂的人物。我相信所有看过这本书的读者肯定会对里面的保姆形象留下深刻的印象,她身上的复杂兼具了天使和魔鬼的性格,这两个面向在人性里面发生决裂,可能最后魔鬼占了上风,是这样非常有力量的角色。

蕾拉写的非常从容,这个小说给我们一个特别好的阅读感受是,从头到尾有一种音律感,从开始一直到结尾有一种非常平稳、从容的步调。我作为差不多和她同龄的作家,在处理长篇的时候,可能会共同面临这样的一个问题:节奏问题。包括作家内心的倾向,包括她自己的生活,因为长篇小说包含的是一段很长的时间,其实在这个时间段里面,作家自己的内心也会发生很多的变化。但是蕾拉把这样的一种从容,这样的一种很淡定、自信的步调带入了这个小说,这也是非常可贵的事情。

《温柔之歌》和我自己写的小说有趣的对比,就是《温柔之歌》讲了一个从善到恶的故事,就是一个天使一样的保姆,最后谋杀了雇主家的两个孩子,这个很惊悚的故事其实大家听起来却也会觉得奇迹般的似曾相识,去年还在我们新闻里面出现过类似这样的事情,也成为了社会广泛关注的热点问题。这也说明了,蕾拉写的不仅仅是法国需要面对的问题,也是全世界需要面对的问题,在我们中国也正在发生,需要面对。

0